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清风阵地

夏日风物

时间:2021-09-05 来源:盐阜大众报 作者:顾萍


从前的夏,是在清晨的栀子花、白玉兰花香中醒过来的。清晨的花香,水灵灵的,还没有沾染白天的燥热与尘埃,就是单纯的花的香,就像那些花的颜色,是清清爽爽的白。狗尾巴草高处张着一张蜘蛛网,露水如钻石般一闪一闪地亮。牵牛花开着粉色、紫色、蓝色的花,开过一个清晨,不过午时,就萎谢了。

陪妈妈去河边洗衣服,人坐在河沿上,脚伸进水里,有小鱼儿来咬脚丫,风吹起来,带着水汽,还有菱角花的香,分外清凉。后来读《红楼梦》,香菱说:“不独菱花,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他那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香比是花儿都好闻呢。”就会想起童年时的情景来。

鸭跖花总是躲在墙角处,安安静静的。嫩竹叶般的叶间开出一朵朵蓝色的花,那蓝色是极深的靛蓝,两片花瓣交错成蝶状,白色的花蕊伸展开来,如蝶的触须。

木槿被修剪成一米多高的样子,做成了篱笆,密密实实的,似乎极为泼辣,花却是楚楚可怜的样子,花瓣浅红,薄而透,似乎被风一吹就要飘落似的。

凤仙花是不怕热的,纵然在最烈的中午,它也开得活泼泼,白的,粉的,紫的,重瓣的,单瓣的,是女孩子的最爱。采下花来,加明矾,捣碎了,放一点在指甲盖上,用大一些的扁豆叶包上,过一夜,就有淡淡橘黄的颜色点缀在指间了。爱美的女孩子,是等不到颜色褪尽就要再染上第二层的了。

紫薇是极好听的名字,但本地的花树多矮而小,开的花也是细细碎碎的,在树头模糊成一片。但是偶尔我也能看到一两株高大的树,树梢紫色或粉色的花开成一片,云蒸霞蔚般的,偏那花瓣是极柔极软的,很有几分柔婉的意味。

金铃子,本地俗名叫做癞葡萄。外皮橙黄色,瓤鲜红,有许多人爱吃,我却见它外表疙疙瘩瘩的,始终不敢尝试。但是在菜场看到它们聚成一堆,被人用一个竹匾子装着,下面托着新鲜的叶,像一个个黄色的小灯笼亮着,玲珑可爱,好看极了。

黄昏时,晚饭花开了,香气四溢,天地都被拢在这样的花香里。拉开花蕊,就成了一个小耳环,小女孩和极宠的小男孩,都曾经戴过。另有一种黄色的灯笼花,扯开花来,有极强的黏性,可以直接贴在耳垂,很是精巧。

吃过晚饭,门前泼过水,搬出大竹床来,爸妈在竹床两边,小孩子们横七竖八地躺着,天空是墨蓝色的,有流云在天上飘过去,萤火虫一明一暗地飞过去,有虫子在草丛里鸣唱,有高有低,如有人指挥的合唱。爸妈手中的蒲扇扇起了风,我们就在虫儿的合唱里慢慢地睡过去了,等再一睁开眼,人已经睡在了床上,蚊帐掖得紧紧的,枕头边的栀子花散发着幽幽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