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品牌创建

泰州学派创始人的《乐学歌》

时间:2021-07-14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 潘春华

最近读到明代杰出哲学家、泰州学派创始人、王阳明弟子王艮(他的多种著作收入江苏文脉工程编撰的《江苏文库》)写的一首《乐学歌》,细细品味,感受颇深,值得学唱和推介。

《乐学歌》曰:“人心本是乐,自将私欲缚。私欲一萌时,良知还自觉。一觉便消除,人心依旧乐。乐是乐此学,学是学此乐。不乐不是学,不学不是乐;乐便然后学,学便然后乐。乐是学,学是乐。呜呼!天下之乐,何知此学;天下之学,何如此乐。”

王艮,字汝止,号心斋,明代泰州安丰场(今东台安丰镇)人,是我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出身手工业者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心学” 后继者,泰州学派创始人。

王艮出生于泰州安丰场一户盐丁家庭。7岁时被家人送进私塾读书,11岁时因家贫困而辍学。辍学后,王艮开始从父“就理家政”,从事晒盐、煮盐等制盐生产。少年时的王艮,朝夕与盐民相处,深深体会到盐丁的艰辛。19岁时,其父命他外出经商,由于经营得法,家境逐渐富裕起来,为他日后的学术活动提供了物质基础。

当一名学者,是王艮早就立下的夙愿。29岁时,他开始进行学术活动,筑一斗室,在里面“读书考古,鸣琴雅歌”。他学习和讲授的儒学经典是《孝经》《论语》和《大学》。王艮在自学早期,就“自是有必为圣贤之志”。他强调,为学就是学为圣贤,他说:“学者有求为圣人之志,始可与言学。”换句话说,学者若无为圣为贤的志向,也就失去了做学问当学者的资格。他强调学以致用,把“精思”与“力行”结合起来。把“悟”看作是“行”的决定因素,认为“悟”是“行”的前提,“行”是“悟”的结果。

到32岁时,王艮在学术上已形成了自己的“格物论”思想。因泰州地处淮南,故名“淮南格物”论。他学以致用,着眼于用所学知识解决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实际困惑,初步形成了“百姓日用即道”的思想观。

38岁时,王艮赴南昌拜王阳明为师。王阳明对王艮非常看重,取《易经·艮卦》的“艮”字,将他的原名“银”改为“艮”,并取字“汝止”。八年时间里,王艮一方面帮助老师在会稽阳明书院、广德复初书院、金陵新泉书院、泰州安定书院等地开展讲学,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借鉴各种学术思想中进行独立的讲学。

王艮的讲学,打破汉唐以来章句之学对人们思想的束缚。他在阳明书院讲“良知说”时,以孔子“入太庙,每事问”的事例来讲“‘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天德良知”,从另一面反证连孔子这样的圣人对不懂的问题都要虚心去问,因此是不会有“生而知之”的。他还“多指百姓日用,以发明良知之学”,说“百姓日用条理处,即是圣人之条理处。圣人知,便不失,百姓不知,便会失。”他把王阳明的“致良知”落实到“百姓日用”上。

王阳明去世后,王艮回到家乡在安定书院、社学庵等处继续开门授徒,他的学生大多为樵夫、盐丁、农夫等下层群众。在他49岁时,已是“四方从游日众,相与发挥百姓日用之学甚悉”。这一时期,他著就的《格物要旨》《勉仁方》《与南都诸友》《均分草荡议》《王道论》和《大成学歌》等著作,是他创新的思想学说的集中反映。至此,王艮的思想学说,为泰州学派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嘉靖十八年(1539年),57岁的王艮疾病缠身。次年冬,病重弥留之际,他对儿子王襞说:“汝知学,吾复何忧!”他希望泰州学派能延续下去。王艮病逝后,四方送葬者有数百人之多。

这首《乐学歌》,是王艮师从王阳明十年,44岁时写就的,概括并发挥了他的“乐学”思想。《乐学歌》说,每个人的心本是快乐自足的。如果不感到快乐自足,那是由于私欲的萌生而使心态产生了变化。在私欲刚刚萌生时,人们凭借自己的良知,可以把它消除掉。消除掉了心中的私欲,良知就会显露出来,人的心依旧是快乐自足的。每个人之所以感到快乐自足,是因为他不断地让自己的良知显露出来。所以,人们求学问道就是消除心中的私欲,让自己的良知显露出来,发挥自己心中的快乐自足,“致良知”, 成圣成贤,最终完成道德修养上的圆满自足,获得了一种心灵上的怡然自乐,从而达到“乐学” 的最高境界。

王艮认为,学就是学“百姓日用”, 发展人的自然生理需求,从中得到无穷的乐趣,所以他说: “乐是乐此学,学是学此乐”;而 “乐”是“学”的物质条件,没有生理需求上的保证,学也就无法进行,或有生理需求上的保证,而不学习,乐也无法得到理解。所以,他又说“不乐不是学,不学不是乐”。 因此,人的生理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必须努力学习。

王艮的《乐学歌》,不仅阐述了深刻精辟的乐学思想及乐与学的关系,为泰州学派的教育思想奠定了基调,也对明代及其以后的教育思想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梁启超在他所编《德育鉴》抄录王艮《乐学歌》。在梁启超看来,心斋之学以乐为本体,并以《论语》所言“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加以解释。他告诉人们,对于所学,好之还不够,必须乐在其中,学乐一体。应该说,《乐学歌》是我国教育史诗上的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