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品牌创建

廉政征文|​左口袋 右口袋

时间:2021-02-04


刘桂先


儿子通过公务员考试,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岗位在镇财政所,听说领导有意让他做出纳工作。

吃过晚饭,收拾完毕,他叫来儿子,让他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看着他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儿子感到莫名其妙。此前,儿子正在手机上玩王者荣耀,现在虽然不敢继续玩下去,但心里还在牵挂着,时不时忍不住要瞟上一眼。

“把手机关上!”他提高嗓门,厉声喝道。

儿子一愣,手机猛地从手中滑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儿子看他一眼,想捡,但不敢。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确实够吓人的。

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

他干咳一声,语气平和了许多。

“当年,领导研究决定我到大队当出纳会计,上任的头一天晚上,你爷爷把我叫到他的面前,给我讲了他的故事,我一字不拉,全听进去了。”他看着儿子,满眼都是期待,“今天轮到我给你讲了,你也一定要听进去。”

他给自己的儿子讲起了他父亲,也就是儿子爷爷的故事。

那时他的父亲还很年轻,是生产队的出纳会计。

那年春节前,生产队安排父亲到县城购买手扶拖拉机。父亲主要是负责付钱,买好之后由同去的一个拖拉机手开回来。

明天就要出发了,晚上父亲和母亲商量,趁这次进县城购买手扶拖拉机,顺便把长征牌自行车买回来。长征牌自行车有两种,南通自行车厂生产的是正宗的,其它厂家和南通自行车厂合作生产的是监制的。买自行车是要有计划的,好不容易家里分得了一辆计划,虽然是监制的,但有总比没有要好。加上生产队刚分过红,买自行车的钱还是有的。

父亲棉毛衫外面穿一件半旧的中山装,中山装上面套一件旧棉袄。他把生产队购买手扶拖拉机的钱装在中山装的左口袋,把自家购买长征牌自行车的钱装在中山装的右口袋,然后把两只口袋上盖的纽子紧紧地扣上。临出发时还不放心,又让母亲在两只口袋盖子上缝了几针。

事有不巧,手扶拖拉机缺货,没有买到。长征牌自行车倒是有,但是正宗货,监制的没有。营业员说,只要有计划,监制的也可以买正宗的,只是要多加二十块钱。这也很正常,正宗的肯定要比监制的贵。

父亲叹口气。买一辆正宗的长征牌自行车,是他多年的愿望,只是正宗的计划很难分到,买监制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可现在的问题是,右口袋里装着的仅仅是只够买监制的钱,买正宗的还差整整二十块。

见父亲不停地把手伸出棉袄里面摸中山装的口袋,又不住地长吁短叹,同来的拖拉机手问是怎么回事。父亲如此这般一说,拖拉机手笑了,说:“都说老牛笨,我看你比老牛还要笨。”

“咋了?”父亲问,“是不是你身上有钱,可以借给我?”

“我哪有钱借给你。”拖拉机手说,“你口袋里不是有买手扶拖拉机的钱吗?反正手扶拖拉机买不成,可以先让给你买自行车嘛。真是笨死了!”

父亲摇摇头,坚决地说:“那不行!生产队的钱我装在左口袋,自己买自行车的钱装在右口袋,公是公,私是私,必须分得清清爽爽。”

父亲的故事讲完了,他像父亲当年问他一样问儿子:“有没有听进去?”

“听进去了,也记住了!”他原以为儿子会像当年他一样回答,哪知儿子低着头,什么都没说。

“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谁还用口袋装钱?”儿子嘟哝道,“还左口袋,右口袋的。”

他双眼盯着儿子,认真地说:“现在是不会用口袋装钱了,但是我们的头脑里要有左口袋、右口袋,公是公,私是私,要分得清清爽爽,明白吗?”

“明白。”儿子不紧不慢地答道。

他说不准儿子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但他希望儿子是真明白,不明白是绝对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