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品牌创建

廉政征文|​一张低保证

时间:2021-02-02

为丰富“东亭清风”廉政品牌内涵,推进廉政文化建设,着力营造崇廉尚洁、风清气正的良好社会风尚,去年,市纪委监委联合市融媒体中心、国网东台市供电公司举办了廉政主题征文活动,征文围绕“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主题,体裁以小说、散文、诗歌、纪实文学、杂文(言论)为主。经评委会评选,廉政征文评选出一等奖2名,二等奖4名,三等奖6名,优秀奖10名。现将部分获奖征文在“东亭清风”微信公众号陆续登载,以飨读者。


一张低保证

居著培


大学生村官小张新上任,就当上了致富模范村——清风村的村主任。正是年底,傍晚,他在副主任老李的陪同下到村子里转悠了一遍。

清风村果然名不虚传。晚霞映照下,只见一条清粼粼的小河像金色的飘带穿过村庄;河两边,白色的塑料大棚,一座座连绵不断,里面是各种反季蔬菜;两条笔直的水泥路,顺着路,一幢幢风格各异的小楼拔地而起……

他们俩走到村西头,看到有两间红砖房孤零零地竖在一片麦田中间。小张转头对老李问:“这就是牟二家?”

老李点头,说:“这会儿他应该午觉还没睡醒呢!”

于是,两个人沿着田埂走向那座房子。

门前的草都枯了,倒在地上的草茎上结着一嘟噜一嘟噜的草籽,那些草籽结实饱满,能想见夏秋季节这些杂草的茂盛,好像春风一吹,就能生根发芽。通向门的路弯弯扭扭,一看就是一脚一脚踩出来的。

老李抢先一步推开门。房间一明一暗。外面是厨房,里面是卧室。满是灰尘的桌子上放着一瓶没喝完的酒,两只剩菜碗胡乱盛着些猪耳朵猪大肠之类,地上到处扔着酒瓶。里屋传来呼噜声,果然如老李所料,牟二睡得正香。

老李把牟二推醒,拉到外间的桌旁坐下。他睡眼惺忪地朝小张脸上瞅瞅,露出不屑的神情对老李说:“这就是新主任?也太年轻了吧!”

老李不愿和他多说,正式道:“我们是来通知你,今年低保户重新审核,上级有关部门经过调查,认为你是有劳动能力的,所以没有批准你的低保户要求。”

牟二勃然大怒,大声吼道:“我往年都有劳动能力,你们不是都给了吗?今年换了新书记咋就不一样了?”

小张开口说:“叔,国家在低保条件上越来越严啦,你得理解。”

牟二一手抄起桌上的酒瓶,作势要打,嘴里说:“反正谁都不能少我的!谁不给,我放谁不得过身!”

老李只好拉着小张落荒而逃。

这些年,牟二是清风村唯一的低保户。前任村主任拗不过他,反正村里也没有愿意跟他比,公示了也没人举报,人们都觉得顶个低保户的帽子不光荣,只有牟二他喜欢,也就乐得做个人情。他有五亩地,流转给别人种,一亩地每年能得八百元,加上低保的钱,正好够他吃喝。

今年五十五岁的牟二三十年前有老婆,且夫妻恩爱,牟二也勤劳,这两间平房就是那个时候建的。后来,他老婆因为生孩子难产死了。从那时开始,牟二就一蹶不振,终日醉醺醺的。

历任村主任都把牟二当作了重点帮扶对象。有一年春天,小张的前任老王帮他申请了扶贫贷款,买来了十来头种羊。可到了冬天,他以没有草料为由,把那些羊一头头都杀了。天天睡被窝,喝羊汤,养得得面孔红润肚大腰圆,活像一只准备冬眠的熊。老王只得另外想办法帮他还贷款。老王的前任老许是个种菜能手。他亲自买来薄膜、钢管,送来种子,化肥,手把手教他种菜技术。那年秋天,辣椒种子在地膜下发芽了,牟二也高兴。老许嘱他,太阳升起的时候,棚内温度升高,要开了透气,太阳落山前,要记住关。可有一天中午他酒喝多了,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中午时分,一阵大风把他的大棚全吹散了架。牟二的种菜致富计划也宣告破产。

看来,要改变牟二这个人,最大的问题不是钱,不改变他好吃懒做的坏习气,给多少钱也没有用,小张想。

于是,第二天清晨,小张早早就来到牟二家,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带着他拆洗被褥,打扫房间,清理房前屋后的杂物。好在牟二早上没有喝酒,上午这个时间还算头脑清醒,看见小张屋里屋外地忙,他竟也有点儿不好意思。

就这样,小张每天上午都到牟二这里来一趟,陪他一起做活,谈心。牟二心想,人家尽管年轻,好歹是个村官,却一点没有架子,自己是长辈,不能让人家太辛苦。这样想着,也就不像酒醉了那样胡闹,逐渐能做到不赖床了,还主动把门前的草都铲干净。看着本来冷冷清清的家里多了一个青年跑进跑出的,牟二忽然觉得世界也亮堂起来。

有一天早晨,小张在村部起床后,习惯性地来牟二家看看。走到门前,看见门槛上伏着一个人,头朝外脚朝里。小张大惊,仔细一看,竟是牟二本人。小张赶快打120。急救车来了以后,小张也跟着来到了医院。原来,牟二晚上又多喝了酒,夜里起夜,刚走到门边,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幸好,被小张及时发现。

牟二住院,小张忙前忙后,端茶喂饭,伺候拉屎拉尿。牟二心情不好,小张一口一个叔地安慰他。病友们说你这个侄儿真孝顺,比亲儿子都亲。小张笑而不答,牟二则脸红到脖梗。

“大侄子,给你添麻烦了!”背地里,牟二对小张说。

一个月后,牟二出院了,却留下了偏瘫的后遗症,走路不稳当。这次,小张真的给他送来了低保证。牟二低下头,眼泪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良久,他说:“大侄子,你去帮我把这个证退了吧!低保条件还是不够的好。拖累别人,拖累国家都是可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