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要闻速递

歌咏伟大新时代,请看中国纪检监察报座谈会发言摘登

时间:2019-07-1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抉择,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赢得党心民心,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

伟大的时代孕育伟大的事业,伟大的事业需要文艺作品来书写、来歌颂。一批反映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历程、描写反腐败斗争的文艺作品应运而生,不仅在文艺界引起反响,也在广大民众中获得了积极的回应。

这些文艺作品中,有的出自纪检监察干部之手。有鉴于此,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在《文化周刊》设立了“文苑”版,特别开辟了一方园地,供纪检监察系统的文艺爱好者,挥洒笔墨、记录风云,用流淌在字里行间的感情书写这个伟大的时代。

“文苑”版设立半年来,刊登了不少纪检监察干部创作的小说、散文、杂文、诗歌、剧评等,体裁多样,内容充实,反映了纪检监察干部队伍中活跃的文艺创作氛围。近期,本报邀请部分作者就推动和丰富纪检监察文艺创作举行了一次座谈会,并节选了部分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王景喜(广东省纪委监委宣传部副部长)

正风反腐,是文学创作的富矿,提供了丰富鲜活的素材,文学创作不能失语。作为这场正风反腐的亲历者,很多事例屡见不鲜。

透过大量的案例,我们发现似乎是“情”字在作祟。情为何物?情为精气神之源。亲情、爱情、友情,本是人生中最为珍贵的依存纽带载体。然而,纵观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官员,无一不与这“三情”相关联。问世间,情为何物,为什么剪不断理还乱?亲情是永恒的、爱情是伟大的、友情是真挚的,保持那份本真,关键是把握住一个度,失却了分寸,失衡了就会摔跟头。

我常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文艺作品因喜闻乐见、易于公众传播,故关注度更大,影响力也更广。因此,创作相关题材的文艺作品可以成为正风反腐教育的优秀载体。通过文艺作品的解剖与追问,让读者观众的心灵受到冲击,灵魂得到升华。

我们深知,写作不是急功近利的事,而是一个人心灵敞开的过程,是一辈子的事。

 

李斌(上海市纪委监委宣传部副部长)

上海是党的诞生地,红色资源得天独厚,650余处革命遗址遗迹遍布全市。是中共一大、二大会址,四大纪念馆和三大后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串起了中国共产党的起源与发展。上海是党的早期纪律建设孕育之地。1926年8月4日,党内第一个惩治贪腐文件《中央扩大会议通告——坚决清理贪污腐化分子》颁布。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经过十余天的紧急筹备,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会上选举产生了中央纪委的前身“中央监察委员会”,中国工人运动先驱、党的早期领导人之一、时任虹口地下党组织负责人王荷波,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中央监察委7名委员、3名候补委员中,有6人曾在上海从事革命工作,包括副主席杨匏安在内,有4人牺牲在上海龙华。所以,充分挖掘沪上红色资源,传承红色基因,滋养党员干部的精神世界,坚定理想信念,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值得认真和深入研究的课题。

 晏良华 (四川省营山县纪委监委干部)

       文学作品创作是一个十分艰苦的过程,其间有苦闷、有困惑,有创作瓶颈,甚至还有内心的恐惧和迷茫。但是,一个作家如果真正进入到状态中,内心和灵魂都融入到故事情节和人物命运之中时,创作无疑又是作家最快乐的精神享受。因为,那不仅仅只是文字的流淌和书写,而是心灵的对话,是灵魂的碰撞,这也是我痴情文学创作的原因所在。

作为纪检监察干部,创作反腐和现实题材的文学作品更是考验我们的创作勇气。创作一部作品,作家是呕心沥血的,当一部作品脱稿之后,作家的身体和灵魂仿佛进行了一次洗礼。我们应当多从正面来剖析和描写作为人这个个体来反映人性的东西,挖掘灵魂深处的东西。比如描写先进典型人物要鲜活真实、接地气,有缺点、有矛盾、有欲望、有人情,这样的先进典型人物才能更让读者信服,才更具备文学人物的艺术感染力。

 
于硕(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干部)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两会期间参加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联组会时的讲话指出,“文艺工作者要跳出身边小小的悲欢”。我们的身份是纪检监察干部,我们的文艺创作绝对不能只有嘲风弄月,发发自己的牢骚,而是要能够为我们的纪检监察事业汇聚力量。这就更是要求我们跳出自己的小小世界,以大格局大境界来从事文艺创作。

当然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憋着自己的一股情绪来写东西往往能打动人,而要从正面的角度写一个比较大的主题往往不容易打动人。这就要求我们苦练内功。要想让我们的作品,与我们的事业和我们的使命结合好,让老百姓愿意读喜欢读,首先需要我们积累得更多更深更厚。文艺创作是没有捷径可走的,也是无法速成的。

 
徐佳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商务部纪检监察组干部)

我工作在纪检监察战线一线,主要从事执纪审查工作,业余从事文学创作。我个人认为纪检监察工作和文艺创作有三点相通之处。

第一点是求真实。纪检监察工作要坚持实事求是,追求的是事实的真实,而文艺创作追求的是艺术的真实。我写过历史散文,也写过历史小说,就我的创作体会而言,在尽量还原历史现场历史真实的基础上加以适当的历史想象,通过历史想象来投射当代的精神和当代的价值,但基础是真实。

第二点是关注人。纪检监察工作的对象是人,我们在一线跟干部谈话,首先要去了解干部的成长经历、家庭工作环境、性格特点等方方面面,然后才能有的放矢。文艺创作关注的也是人,关注个体的命运以及个体折射出的普遍的人性。司马迁的《史记》是历史散文的渊源之一,《史记》里面描写了很多性格鲜明的人物,司马迁正是对这些人物的命运怀有深切的同情与了解,在历史真实的基础上加以历史想象,才能将他们写得活灵活现、打动人心。

第三点是都有一个更强大的过程。纪检监察工作是激浊扬清,清理我们党的肌体,让我们党和国家更强大。文艺创作也是一个让人更加强大的过程。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要汲取来自全人类的精神财富,无疑会让自己的内心世界更强大;读者在阅读作品的过程中也能够汲取力量。对于一名纪检监察干部来说更是如此,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心,是无法胜任工作的。这也是我认为纪检监察文艺创作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纪检监察干部服务,让纪检监察干部的精神世界更加丰富更加强大。

 
刘东 (重庆市纪委监委宣传部干部)

这些年,我撰写过的形形色色贪官从成长到堕落过程的剖析材料,好几十份;看过的忏悔书成百上千,五花八门,但有一个共同点:走向深渊的根源首先起因于理想信念的缺失、道德底线的失守,可以说无一例外。因此,这些年我老在想一个问题:把这些忏悔书作为文艺性作品来读,不枯燥,有的还比较精彩。可惜作者悔之晚矣,当的是反面教材!他们反证了一句古话:年少不知诗中意,再读已是诗中人。他们要是早若干年能多读几本能震撼内心、触及灵魂的好作品,会不会就改变了人生轨迹呢?也许,其中一些人能够。可以说,文艺在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方面,有着特殊的作用。在这方面,我们责无旁贷。可以期待的是,这方面的文学创作能够展现纪检监察战线的新气象,这样的作品自然是浓墨重彩的美丽篇章。

 
苏学文 (江苏省连云港市纪委监委干部)

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由于角色转换、工作繁忙等原因,文学创作一度搁置下来。到了2016年,在参加省作协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后,我便开始构思创作反腐败题材的长篇小说,到2018年夏天完成了30多万字的书稿,书名为《人民的权力》,不久前发表在中国作家网上。

在创作中我深刻地体会到,今天的文学创作,需要作家具有投身社会生活激流的勇气和激情,融入生活,去表现人民在生活中的顺境和逆境,以及爱和恨。在创作《人民的权力》时,我开始有些犹豫不决,反映当下这场没有硝烟的反腐败斗争,是从正面直入主题,还是弱化背景从侧面入手,避开“敏感”问题,去写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作为身临其境的作者,如果避重就轻,不能把当下反腐败斗争的情境书写出来,确实是一大憾事。文学作品不能轻视当下,更不能回避现实,真正有力量的创作,一定要脚踏实地才能掷地有声。

于是,我决定采取非虚构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以问题为导向,以具体事件为主线,努力将一个地区在十八大前后的政治生态和反腐败斗争历程描绘出来,把纪检监察干部的斗志和情怀书写出来,把人民群众的诉求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表达出来。

 
丁捷(曾在江苏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我在江苏一个省属集团公司做过五年半纪委书记,没有这个经历,我是写不出《追问》《初心》等作品的。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文艺创作要以人民为中心,我在学习和创作实践中领悟到:文艺创作第一要扎根人民,创作的源泉从人民中来,从现实中来。对我们纪检监察系统文艺创作者来讲,现实是什么?就是当下的腐败和反腐败。第二要代表党和人民的立场,表达人民的思想和情感。反腐败是深得人心的,这是我们创作的一个思想旋律。第三要以现实之真、初衷之善和艺术之美,赢得读者的喜爱。我们的作品当然要反映现实之真,但能不能有一种初衷之善,传达纪检监察工作的善意,能不能有一种艺术之美,也就是具有很强的文学艺术性,从而打动普通读者?

反腐文学题材要写好,我个人认为有两点应当注意。

第一,反腐文学取材要摆脱在案情里面兜圈子。案情本身当然有价值,但是腐败不同于刑事犯罪,后者确实存在一念之间的冲动,但前者不是,腐败有一个相对漫长的实施过程,有一个内在的相对复杂的酝酿过程,有一个潜在的发酵变质的演变过程,这三个过程不一定都能在案情材料里体现出来,所以很多反腐文学作品,非虚构的往往停留在深度报道层面,虚构的则过度开发案情,拼命渲染权谋智斗和腐败程度,挖空心思设计所谓的故事桥段,堕入传统章回小说和现代官场小说的套路。我们要找到涉案人的人格中那些动态的东西。变量才是取材的最好的方向,从上面说的三个过程中找变量。

第二,反腐文学表达要超越剖析。剖析案情不是文学表达,至少不是文学表达的主要内容。我们要对案情的背景,案情的发展,案件中的人及其内心世界的变化,进行洞察、推理和演绎。文艺创作不仅仅局限在本来,而要追求本质,所以任何情节的设计都要指向本质这个方向。创作者无法回到从前,无法穿越时空去亲身感受现场,但可以根据科学的历史的定论进行反向推演,最后完成对人物或事件完整的形象的血肉塑造,把这个逻辑抓准了,就不用怕作品会失真。

 
罗聪明 (江西省纪委监委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干部监督室主任)

去年我出版了《红军将领萧克》,有一些创作体会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感到纪检监察工作确实是一个很丰厚的营养品,它既滋养了我的文学心灵,也给我的工作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当时我在省纪委派驻纪检组工作,有一个招投标领域的腐败案件,总是没有实质进展,我内心感到烦躁,于是就想写点东西让自己安静下来。这个案件用了一两年时间结案,《红军将领萧克》的初稿也形成了。大家平时工作都很忙,任务也很重,只能用边角料的时间写作,大年初一也在家里赶紧写,积少成多。其间,萧克坚韧的性格也鼓励了我,甚至萧克的一些战术打法还给了我工作上的启示。萧克喜欢搞奔袭战,我工作上有时也学萧克采用奔袭的手法。

其实这些年来我最想写的还是反腐倡廉题材的作品,让我们纪检监察干部成为主角。这些年来,老百姓对于这个题材的作品也是有期待的,纪检监察系统的文艺创作者应该要回应这一期待。这是我的一个梦想。

文学创作是孤独之旅,希望能够通过文苑版这个平台,以文会友。如果说一个作家是一棵树的话,一棵树的茁壮成长,离不开它所在的这片森林的繁荣茂盛。文学创作也是这个道理,森林中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树,一棵树可以通过交流切磋,吸收不同的养分来使自己更加壮大。

 
何光喜(福建省厦门市纪委监委宣传部部长)

作为纪检监察宣传干部,职责所系,如何增强廉政文化教育的针对性、实效性,如何提升廉政文化的感染力、吸引力、渗透力,是值得我们不断完善的课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纵深发展,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压倒性胜利。我们广大的文艺工作者,尤其是我们这些纪检监察系统的业余文艺创作者,有责任有义务把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的波澜壮阔,生动活泼地体现在文艺创造之中,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来传递正能量,成风化俗。

事实证明,文化的力量是无穷的,廉政文化要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就要用好这种无形的力量,将时代赋予的创新与传统碰撞,通过强大的文化力量增强“不想腐”的自觉,促进广大党员干部恪尽职守、廉洁修身。

我们作为纪检监察战线的宣传干部,要处理好本职工作与业余写作的关系,走出小我、走出书斋,到正风反腐的火热生活中去寻找创作灵感,争取写出高质量的作品。(按发言顺序排列)(照片均由赵美宁拍摄)(作者:易舜 刘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