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摄影书画

如果不能忘掉恨就把它变成笑

时间:2019-03-17来源:射阳日报

  到京东看朋友的画,一百平方米的展厅,四壁挂满了作品。油画,超写实主义。我是外行,说不出什么流派,什么主义,远看似星云在爆炸,熔岩在流淌,繁花在绽蕊;近观,只见色彩的挥霍、挤压、呼啸。

  乱看累了,主人带我们去客厅休息。客厅感觉上仍是展厅,壁上挂的画,基本都是同行送给他的。无非是山水、花鸟、人物。以写意的居多。唯有一幅,挂在电视机后面,是卓别林风格的漫画——这种说法是我的杜撰,作品由十多个独立的画面组成,乍一看宛然卓别林的电影海报,仔细看,不对了,人物的打扮、姿势像卓别林,面孔却是东方的,而且那五官,隐约有点像他的一个同行,也是我们共同的熟人。

   “我知道你会认出他,”朋友说,“这画平时挂在书房,今天特意挂出来给你看的。”

   “这是不是,嗯,有点无聊?”我说。我知道这是他的仇人。其实也谈不上有多大的仇,那位仁兄,画艺不如人,偏生捣鬼有术,常常在关键时刻,比如画作评奖、美协增补理事之际,背后施一些小伎俩,捣朋友的空,于是就结下了梁子。

  “你就这样报复他?”我问。

   “不是报复,只是化解。”朋友说,“报复是你一拳来我一拳去,看似痛快,实际等于帮对方的忙。因为你出拳之时,首先伤害的是你自己——你的情绪、你的心态、你的健康。我的漫画是喜剧式的。把他的明枪暗箭化作轻松一笑。耶稣说:‘爱你的仇人’,诅咒你的,要为他祝福;凌辱你的,要为他祷告。我是凡夫,是性情中人,耶稣的告诫,无论如何做不到。但我可以把恨变成笑,在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中,把他的一招一式化解为动力的营养。”

   “这也是21世纪的医学,”我说,“恶劣的情绪会导致血管收缩,血压升高,对身体非常不利。而愉悦的心情,有助于健康长寿。”

   “我也是慢慢摸索出来的,说到底,生命就是自身和周围世界的一种大交换,包括物质和精神。”朋友说。

   “以阴暗交换阴暗,以快乐交换快乐。这也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说。玩味漫画中的那位仁兄,设想他的卑劣和渺小,禁不住悲从中来。

   “你有仇人吗?”朋友显然误解了我的神色,突然冒出一句,“跟我说没关系。我也给你画这么一幅。”

   “没有。”我断然回答,“从前是有的,记得吗,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仇家死了》。真正的仇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人生的一种激励,是成功之路必不可少的点缀。然而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从那以来,生活路上大大小小的干扰,当然不会缺少,但是,我不再把对手当仇人,那样抬高了他们,却贬低了自己。我只是对他们心存悲悯,连嘲笑也不够格。”

   “唔……你似乎比我进了一步。”朋友沉思片刻,说,“看来,我得把这画烧掉。”

  于是摘画,掏出打火机——瞬间,那幅漫画顿时化作了袅袅青烟。文 / 卞毓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