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品牌创建

敬月光

时间:2019-10-02    来源:盐阜大众报

    老家有中秋节敬月光的习俗。

  中秋节前,小孩子们便忙着帮家里准备敬月光的供品。村东边的大汊港里长满野生的菱,油绿而肥硕的叶子铺满整个水面。在这些因拥挤而微微上翘的菱叶下面,缀着许多大大小小、或老或嫩的菱角。十几个小伙伴相互约好,各拿一个木制的大澡盆,小心翼翼蹲到里面,然后一边向前划,一边翻转菱叶,采摘菱角,不大一会儿工夫,就能摘到半淘箩。大家也不贪心,见数量差不多了,便掉转澡盆,划向岸边。

  不过我们并不急着回家,而是拖着澡盆,向汊港的最北边走去,那里的浅滩长着一片莲藕。藕很不好采,因为它藏在水底的淤泥中。大家把裤角高高卷起,用脚在水底反复踩踏,一旦碰到硬物,便用脚指头挖掉周围的泥土,从水底把藕夹出来。如果运气好,能采到又大又长的藕。

  除了菱、藕,所需的供品还有花生、沙枣、石榴、葡萄、南瓜等。花生在自留地里长着,带上小锹,去挖上七八棵,就能装满一盘子。枣儿挂在树上,拿长竹竿一敲,就会“天女散花”般落得满地都是。石榴需要到李奶奶家去讨,她家院子里长着3棵大石榴树,一到秋天,树上便红彤彤的一片。葡萄可以等小贩来叫卖时,拿废品去换。南瓜院前屋后随便摘一个就是。少数有钱的人家会从城里买一只西瓜回来,这时候,南瓜这个“土包子”就得靠边站了。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月饼”。那个时候,农家人很少舍得去商店里买糕点厂生产的月饼,一般都是自己做,各家有各家的特色。我家每年都做冷锅饼敬月光。中秋节前一天晚上,母亲便在粥盆里用发糕和面,然后盖上棉胎让其发酵。第二天一早,盆中的面就涨满了,母亲于是开始做饼。冷锅饼对火候要求非常高,一般由姐姐烧火。母亲先在大铁锅中倒上油,用铲子上下抹一遍;然后把面倒进锅中,撒些芝麻在上面,让姐姐文火慢烤,待贴锅的那一面微微发黄时,将饼翻转过来,继续文火烧烤。如此几次,直到两面都金黄金黄的,就可以起锅了。这时候,厨房饼香荡漾,令人馋涎欲滴,但第一锅饼是不能吃的,得留着晚上敬月光。母亲接着会再做一锅饼,虽然小得多,但足以让我们解馋。

  千盼万盼中,中秋之夜终于降临。父亲洗把脸,搬一张小桌子放到院子中,请出烛台和香炉,把菱、藕、花生、石榴等供品一一端上,再把用特大号盘子装的冷锅饼端来,摆在桌子正中。接着排出三只碗,斟满茶水,点烛燃香,非常虔诚地作揖,口中念念有词。随后,一家人依次来到桌子前,先面向桌子,再面向月亮的方向行礼,许下美好心愿。此时,哥哥已在一边放起了鞭炮。鞭炮响完,敬月的仪式就算结束了。

  全家人回到屋中,围坐着吃晚饭,菜是家常土菜,酒是村里人酿的大麦酒,大人们边吃边讨论着农事等话题。而我们小孩的目光,一直朝外面的香炉瞅个不停。因为那三炷香燃完了,供品就可以吃。三个小红点终于消失,父亲撤掉香炉和烛台,一家人把凳子搬到室外,开始赏月吃瓜果。那三碗茶水,据说喝了可以长记性,常常是我一碗、哥哥一碗,姐姐一碗。月色如水,静静流淌,我们一边剥着花生、菱角、葡萄,嚼着石榴,品着冷锅饼,一边听爷爷讲嫦娥的故事,虽然年年听,但总觉得特别有趣。

  不知何时,我打起了瞌睡,趴在爷爷的腿上睡着了,梦见自己长了一双美丽的翅膀,直向那神奇的月宫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