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廉政文化 > 摄影书画

水仙

时间:2016-02-14    来源:东台市三仓镇纪委

  春节长假迎来了最后一天,恰逢我值班,穿过或重或轻的雨幕,到达了上班的处所,及至推开办公室门,一盆灼灼其华的水仙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闪亮了我的双眼。  

    这是节前所植的第二盆水仙了。可能是我太性急,过早将水仙植入了花盆,也可能是室内太过温暖,水仙生长过快,第一盆水仙在窗前阳光温柔的怀抱中,很快就长得郁郁葱葱,接着便急匆匆地将花柱一天天地拉长,不几日便全面盛开,又急急地凋萎,眼看着离春节还有不少日子,一盆绿叶苍苍的无花水仙摆放窗前,占据着阳光充裕的位置却没有花香持续的飘散,总是一件不太令人舒畅的事情,怎么办?于是就有了第二盆水仙的出现。

  第二盆水仙刚来时,已经看到花柱了,也许受到花店老板的冷落,两个球茎黑色的外衣破破烂烂,夹带些许营养不良的黄叶,以及几个特别细小的小球茎,虽说花柱已经看见,但不修整一番,直接置入花盆里,形象委实难佳,于是将两张报纸铺开,置水仙在上面,剔去黄叶和黑衣,除去最小的花球,待球茎完全洁白,置入白色花盆中,再以白色的卵石稳住,最后注入清水,一盆有模有样的水仙就这样踏浪而来了。

  窗前阳光下,水仙用几天时间伸直了扭曲的腰肢,同时不忘记将修长的叶片努力地向上伸展,已经露出头的花柱,也在用力地往上探着,一付奋斗不息的劲头令人看了心中生出小小的感动。工作之余我会在水仙旁边驻足几秒,在心里默默问:“水仙,哪天开放,哪天能让我沉浸在你无处不在的冷香之中呢?”我还会想,水仙有知吗,能感受到我的目光和关切吗?

  终于在放假的前几天,第一朵花儿悄然盛开,六片洁白的花瓣平展开,包围着一只害羞的嫩黄色杯盏,在杯盏的内侧,三粒细小的雌蕊环绕着一枝更加细弱却稍长的雄蕊,雌蕊和雄蕊都是淡黄色的,仿佛是雕刻大师精心打造的珠宝,似乎应该只有国色天香的美人才能佩戴吧,而这位雕刻大师只能是造化了,是大自然这位杰出的匠人吧。

  第一朵花儿开放后,似乎是激发了其余的花儿的积极性,大家开始了你争我赶,而此刻春节假期已经临近,若按这种速度,不几天花儿又将很快凋萎,节后相见可能就是一片狼藉,不忍卒睹了,想了又想,我做了一个决定,将花盆搬离了窗前,置于阳光直射不到的地方,这样可以降低叶片的蒸腾水平,并且可以保持花朵的活力。我在心底里对着花儿默念:开慢一点呀,节后再见了……

  今天早上,在推开办公室门之前,我心里疑问了数遍:水仙该开成哪样了,意兴阑珊了吗?门开,一阵浓烈的冷香,那熟悉无比的水仙花的香,猛地向我冲来,那向两旁伸出的挺立叶片,仿佛是欢迎我的臂膀,而那盛开的朵朵花儿,又似乎是向我张开的笑脸,我的疑虑都冰释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欣慰和惊喜,不久,另外的一个疑问又呼之欲出了:水仙花真的听懂了我的心语吗?

  水仙花,深受众多人们的喜爱。冬至过后准备一盆或者数盆,通过调节光照或者温度,让花儿赶在春节期间开放,确实是件很有味道的事情,其茎洁白圆润,其叶修长青翠,其花黄白淡雅,其香冷艳穿透,置于案上,日夜观摩,可以使人洗尽凡心,脱俗去尘,物我两忘,飘然不羁,这也许就是人们喜爱水仙的缘由吧!(张华  东台市三仓镇纪委书记)